一样家股票输掉房子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氿雾 氿雾 09月11日 17:02

题记:

定州,一座距离北京220公里的河北县级市,古中山国所在地,当下位于京津冀经济区,发展潜力看好。十年前,同龄的他和她收拾行囊从这里出发闯荡大城市。后来,他们因为种种原因,再次回到熟悉的家乡,成为标准的低线市场“隐形新中产”。然而,如今的他们怎么样了?是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还是在纠结中徜徉?午夜梦回,又是否还会怀念拥挤的地铁和996的纷乱节奏?这两个曾经梦想“仗剑走天涯”的年轻人,给出了不同的回答。

这是他和她的故事,平凡普通, 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数百个县市中几乎都能看到他们的影子。他们的生活也许从没有过交集但却又都似曾相识,因为这是千千万万逃离北上广的人们都有过的迷惘与坚定。

“如果不考虑孩子上学的问题,我还是愿意留在北京!”

田瀛(化名)仔细想了想,认真地说。

这个回答倒让我有几分大跌眼镜。毕竟在之前的采访中,田瀛无时无刻不流露出对家乡的热爱。

2016年,因为孩子入幼儿园的现实困难,田瀛告别生活工作了8年的北京,回到家乡河北定州,成为“逃离北上广”的一员。

或许她并不知道,就在那一年,一个从青岛回到定州的同龄人,刚刚开张了属于他的京东帮服务店。这个叫张亚(化名)的青年认为,他刚回来时,定州比青岛落后至少15年。

确实,定州地处河北省中部偏西,行政面积1283.7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22.69万人(2018年),市区人口大约40万,2018年生产总值332.84亿元,经济状况中等,是一座典型的中国北方县级市。

“虽然名气不大,但是定州的历史悠久,是古中山国所在地,而且还有国内唯一保存完好的砖木结构古塔——开元寺塔!”田瀛在谈起家乡名胜来,自豪感溢于言表,“北宋名臣苏东坡、韩琦都曾经在这里做官,杨家将的故事很多也发生在这儿。我们这里还有宋代五大官窑之一的定窑,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说的就是定瓷。”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回到家乡定州的田瀛(化名)从事着文化传播的工作

能如此如数家珍,当然也和田瀛所从事的工作息息相关。从北京回到家乡的她,目前是一名自媒体工作室的创业者,撰写传播关于定州历史文化和时政评论,也是她工作的重要内容。

“我在北京一直在做文化传播的工作,算是驾轻就熟吧。”田瀛说,因为具备多年的行业经验,因此她的工作室还算顺风顺水。“我的工作室平均下来一年净收入大概能有10万元左右吧。”田瀛表示,按照定州平均7000元左右的家庭月收入来说,算是“还不错”。这也是她能够买下一套90平米两居室的重要支柱。至于每月1000多元的房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当地消费者更习惯逛菜场,永辉是不多的大型连锁超市

没有了房子的负担,田瀛表示尽管目前收入比起在北京时候来,并没有增加,但手里可支配的钱却变多了。“那时候月薪尽管已经过万,但去掉房租、交通等日常开销,基本上手里剩不下多少,想买点什么都要盘算盘算。现在每月可以用来消费的大概能有5到7千元,感觉手头宽裕多了。”田瀛说,定州尽管也有永辉这样的大型连锁超市,但是当地人还是更习惯流连于菜市场。“不足的地方在于品种的多样性上,比如生鲜品,由于地处华北平原,我们这里菜市场里的鱼鲜就只有草鱼、胖头鱼之类的河鱼,而且往往不够新鲜。比起北京的琳琅满目,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田瀛说,幸好现在电商发展了,在网上买海鲜很方便,不但品类丰富,而且今天下单明天就能收到,新鲜度也有保障。

田瀛的说法,也得到了京东中天营业部张站长的证实:京东甚至在田瀛还在北京打拼时就已经实现了定州地区的次日达天鲲号 股票。这让田瀛得以定隔三差五就给儿子买些进口三文鱼、鳕鱼、龙利鱼之类的“尝尝鲜”。虽然价格不菲,但比起过去吃不到已经进步了很多。

除了日常生活,最大的开销就是孩子的教育问题了。回家三年,他的儿子已经到了该升入小学的年纪,课外兴趣班也随之变得必不可少。“定州的教育机构比北京便宜多了。”田瀛介绍说,她儿子目前正在上的跆拳道班,每周末两次课,一次1个半小时,全年算下来只要4000元左右。而这在北京,只够两个月的课时。美术班的情况也大同小异,当地的培训机构一周上一次40高鸿股份股票走势分钟的课,全年只要2000元左右,这样的价格在北京几乎无法想象。

不过在家乡生活,也有比北京花销更大的地方,那就是人情消费。“聚餐吃饭、婚丧嫁娶随礼等,几乎每月不断。”田瀛说,在北京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直接,上班是同事下班各回各家,吃饭逛街也多是AA制,彼此并不干预。定州这样的小城市则关系网错综复杂,谁和谁都能搭上关系,相互影响。她说:“我表姐在商业街经营了20年花店,市委书记夫人逢年过节也都去她的店里买花,两人因此相熟。市委书记夫人甚至成了表姐泛酸钙相关股票的时尚标杆,她怎么穿搭表姐就会学着去穿搭。”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张开(化名)和他的京东家电专卖店

张亚也有同样的看法:“在定州这样低线市场,人情社会现象非常明显,一家买了某品牌的冰箱或电视,他的亲戚邻居也会跟着买。这样的口碑效应,让生意更好做。”

如果说收入不如大城市,但可支配消费却更多的田瀛,就是时下流行的“隐形新中产”的话,那么已经实现了创业梦的张亚,毫无疑问是当地的“精英阶层”。比田瀛更早就到大城市闯荡的他,一直在青岛从事家电售后服务工作。在大干苦干了几年后,不仅积累了技术与资金,更摸透了家电行业的“门道儿”。于是,张亚开始琢磨着告别大城市回家创业。随媳妇儿“倒插门”回到定州后,他也始终没离开老本行。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他的京东帮服务店已经覆盖了定州全部的22个乡镇。2018年4月,张亚又在老城区崇文街开业了一家上下三层、面积达900多平米的京东家电专卖店,而这已经是张亚市区的第二家店面,两家店仅店内员工就有40多人,加上京东帮的配送人员,张亚的员工已经超过百人,短短两年时间,成交额甚至从2000万迅速飙升到3400万,在当地北国、太和、新时代、东升、力达等一系列家电卖场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经过几年的努力,张亚的店面已经拓展到上下三层、900多平米面积

“定州的发展潜力很大,首先交通上就很便利,既有高铁,还有正定机场的候机楼,路通了人自然就会多。人多了,城市就会不断扩大,比如定州正在规划中的北扩东跨,就是在不断增大城市面积。城市面积扩大了,新小区也就会随之增加,这又会增加家电消费的需求。再加上这些年网购的快速发展,定州还将建设京津冀首座物流园区,家电肯定会更好卖!”张亚说。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中山路和建设街交叉的路口,是定州当地的核心商业区,分布着4、5座大型商厦,以及必胜客、肯德基等一线连锁餐饮

田瀛则认为,眼下定州的生活消费,其实和北京已经没有大的区别。“中山西路和建设路交叉路口的商厦里,汉堡王、肯德基、必胜客、呷哺呷哺这样我在北京常吃的连锁餐饮一应俱全,屈臣氏、永辉这样的超市,无论商品还是价格也都和北京几乎没有差别。再加上电商的推动,几乎没有买不到的东西。比如我现在衣服基本都是在淘宝买,便宜且样式多,手机则是在京东买,服务好、靠谱,还送货快。”田瀛认为,商业的发展让定州相比于北京有了自己的优势:生活节奏更慢、更自如。“北京太大人太多,工作、生活的压力大,总是感觉很累、很烦躁,经常是一天啥也没干都在路上了。”田瀛说,现在她只要一辆电动自行车就可以优哉游哉的逛遍整个定州市区,也有时间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生活舒缓而安定。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骑着电动自行车徜徉在定州古街,已经成了田瀛的日常

然而,在我问出“不考虑孩子上学这种外部因素,你会留在北京还是回到定州?”这样的问题时,她还是坚定的选择了北京。

田瀛给出的理由是: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拥有更多元化的发展空间和更广阔的见识。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田瀛家书柜的一角,她认为电商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拉平了低线城市与大城市的物质差别,但在精神文化的软实力上,依然差距巨大

“虽然交通的便利、商业的发展、网购的普及,让定州在生活便利度上已经无限接近大城市,但是在精神层面却依然有着巨大的鸿沟。”田瀛介绍说,当地没有体育场,更没有演出中心,实体书店和图书馆也很少,图书馆里面的画本数量甚至还没有她家里的多。虽然她在京东和当当购买了大量的图书,但在文化氛围上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在北京时我会经常到保利剧院、糖果盒子、798这样的地方看各种展览、演出,但在定州就只有梆子戏剧院。其实定州有很多很好的传统文化,也有优秀的本地摇滚乐队,但是却没有更好的展示空间。”

田瀛说,她的梦想是可以在北京开个教育机构,那里的师资更雄厚,那里的市场更广阔,等做大了就连锁回定州,让定州的孩子们也能得到更优质的教育资源。

一样家乡别样情 那些逃离北上广的人怎么样了之定州篇

张亚的店员在向顾客介绍人工智能电视,他认为低线市场的消费升级时代已经到来

张亚则认为,定州比大城市更有发展潜力。这不仅是市场规模的扩大,田瀛这样隐形新中产的增长,以及京东这样的电商平台对下沉市场的日益重视,也让定州家电市场整体消费水平实现了跨越式的升级:从他的店里卖向乡镇的滚筒洗衣机已经占到了四成,对开门冰箱也逐年上升,今年以来65英寸、75英寸的电视销售也出奇的好。不久前的一次促销推广活动中,售价14999元的小天鹅洗衣机一个下午就卖出去两台。

“现在低线市场的人们越来越有钱了,就希望买点儿和大城市一样的好东西。”张亚说,他的未来属于这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