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兴生物主业“改弦易纸壳箱股票辙”客户系竞争对手涉嫌选择性披露

氿雾 氿雾 09月04日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罗九/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彼时,挂牌新三板时声称“重点发展氨基葡萄糖产品”的扬州日兴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兴生物”),近期冲击资本市场时却已“改口”,此番上市,日兴生物募集资金主要投入到化工类产品上。

而反观其“押注”的化工类产品,存在主要客户既是股东又是竞争对手、环保安全政策收紧“催高”生产成本、以及下游行业增长放缓等问题。此外,日兴生物独立董事一人身兼7职,多次“缺席”董事会议或股东大会,如何勤勉尽责,不得而知。

主业方向“改弦易辙” 生化类产品持续下滑

近年来,日兴生物的主营业务的发展呈现“改弦易辙”的局面。

日兴生物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自2004年成立以来,日兴生物一直专注于精细化工产品、生化类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其中精细化工产品主要为染料中间体1-氨基蒽醌、吡唑蒽酮等;生化类产品主要为氨糖系列产品(以下“氨糖产品”)。

据日兴生物公开转让说明书及2015年报,2013-2015年,日兴生物生化类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6.6%、28.32%、36.27%;化工类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3.4%、71.68%、63.73%。

据2015年公开转让说明书及2016年报,日兴生物称,未来将重点发展氨基葡萄糖产品,并不断开拓氨糖创新产品。

令人疑惑的是,近年来,日兴生物生化类产品却遭“滑铁卢”,其营收和毛利率持续下滑。

据招股书,2016-2018年,日兴生物氨糖产品营业收入分别为1.22亿元、1.07亿元、0.8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6.69%、25.11%、16.97%。同期,日兴生物氨糖产品毛利率分别为 16.45%、9.86%、1.81%。

对此,日兴生物在招股书解释称,氨糖产品是公司的传统业务,氨糖保健品市场目前在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发展比较成熟,需求量稳定;而国内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虽然趋势向好,但消费者对于保健品认可度不高,行业内市场参与者也主要是作为原料用于出口,目前国内中小企业众多,市场竞争激烈,受制于公司资本规模较小,公司放缓了氨糖用于保股票732458健品业务方面的生产投入。

反观化工类产品,则成为日兴生物资金投入的主要领域。

据招股书,日兴生物拟募集资金5.85亿元,分别用于年产1.3万吨环保型纳米数码打印用墨水生产线技改项目(以下简称“印墨技改项目”)、生产车间智能化升级改造项目(以下简称“智能改造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下简称“研发中心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上述募投项目中,印墨技改项目、智能改造项目均为染料化工类项目,而研发中心项目计划研究课题共有3个,其中仅一个课题系医药级氨糖研发课题,另外2个均为染料化工类课题。

也就是说,当初挂牌新三板时,日兴生物曾声称要“重点发展氨基葡萄糖产品”。而今冲击资本市场,日兴生物却称,公司放缓了氨基葡萄糖产品的投入,而其本次募集资金也主要用于化工类产品上。

曾踌躇满志重点发展生化类产品,如今日兴生物“退守”化工类产品,令人唏嘘不已。然而,日兴生物本次“押注”化工类产品,是否确保其未来业绩的可持续增长?或未可知。

主要客户系竞争对手 “选择性”披露涉嫌信披违规

有别于“山河日下”的生化类产品,日兴生物本次“押注”的化工类产品业绩保持增长。

据招股书,2016-2018年,日兴生物化工类产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1亿元、3.18亿元、4.08亿元,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51.17%、28.25%。

同期,日兴生物化工类产品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63.3%、74.89%、83.03%。截至2018年,化工类产品已成为日兴生物主营业务收入的最主要来源。

在“靓丽”业绩背后,日兴生物化工类产品却存在主要客户集股东、竞争对手于一身的异象。

据招股书,台州市振港染料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港染料”)及其关联方盐城市瓯华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瓯华化工”)为日兴生物2016-2017年的第一大客户。2016-2017年,振港染料及瓯华化工所贡献的销售金额合计分别为7,663.11万元、9,665.48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2.83%、22.39%。

值得留意的是,振港染料和瓯华化工为浙江海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翔药业”)的控股子公司,而海翔药业为日兴生物所列举的可比同行业上市公司之一。

同时,海翔药业曾系日兴生物的股东。

据招股书,2016年1月,海翔药业收购日兴生物2,000万股股份,占当时总股本的18.18%,成为日兴生物第二大股东,后于2017年10月将所持日兴生物股份全部出售,不再持有日兴生物股权。

2018年,海翔药业上述两家子公司振港染料、瓯华化工不再是日兴生物前五大客户。

据海翔药业2018年报,海翔药业主营业务分为医药和染料两大板块,染料板块主要从事环保型活性染料、染料中间体以及颜料中间体的生产和销售。其中,海翔药业子公司瓯华化工的主要业务为DCB、1-氨基蒽醌生产。

除了海翔药业外,日兴生物与江苏亚邦染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邦股份”)间的关系,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日兴生物化工类产品主要为蒽醌类染料中间体和分散染料,染料中间体主要细分类产品为1-氨基蒽醌、吡唑蒽酮等,分散染料主要细分类产品为分散蓝、分散红等。

据亚邦股份公告,亚邦股份主要从事染料及染料中间体的生产和销售,形成了“原材料-中间体-商品”的纵向一体化全产业链生产模式。且日兴生物招股书及亚邦股份官网显示,亚邦股份生产的染料中间体包括蒽醌、1-氨基蒽醌、溴氨酸、苯酮、溴苯酮等;亚邦股份染料产品包括分散染料和还原染料,且其分散染料品种较为齐全,分散红、分散蓝等产品均包括在内。

实际上,亚邦股份的产品和日兴生物生产的1-氨基蒽醌重叠、分散蓝、分散红等产品或存在重叠。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据亚邦股份公告,蒽醌类分散染料的国内主要生产企业有亚邦股份、杭州帝凯化工有限公司、浙江德欧化工制造有限公司等,亚邦股份市场占有率约 35%,稳居行业第一。

且日兴生物招股书显示,蒽醌结构分散染料主要集中在亚邦股份、浙江吉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华集团”)、吴江罗森化工有限公司等企业亚邦股份。

也就是说,在招股书中,日兴生物将吉华集团列为竞争对手,却未将亚邦股份列为竞争对手,或涉嫌“选择性”披露。

2018年,亚邦股份连云港分公司为日兴生物的第五大客户,所贡献销售收入为2,650.86万元,占档期营业收入比重5.38%。2019年第一季度,日兴生物和亚邦股份连云港分公司签署了两单重大销售合同,合同金额合计5,125万元。亚邦股份向日兴生物所采购的产品为1-氨基蒽醌。

2018年,亚邦股份成为日兴生物客户,向日兴生物采购1-氨基蒽醌,或是受停产影响所致。

据亚邦股份公告,受2017年12月9日江苏连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2?9”重大爆炸事故影响,亚邦股份所在的连云港市开展了环保和安全的整治活动,自2018年4月起,亚邦股份下属的连云港分公司、江苏华尔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尔化工”)等公司曾停产进行提标改造,生产受到一定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据亚邦股份2019年8月3日发布的《关于子、分公司临时停产的进展公告》,目前,亚邦股份连云港分公司、子公司华尔化工已经完成全部整改,且具备复产条件,后续复产待通过政府验收和审批后统一安排。

待亚邦股份连云港分公司等下属公司正常复产,其是否还继续向日兴生物采购原料,且与日兴生物间的关系何去何从,或该“打个问号”。

安全环保政策“催高”成本 下游需求放缓存隐忧

实际上,日兴生物还面临着安全环保政策催高成本挤压利润,以及行业增长放缓的问题。

据国发〔2016〕74号文件,《“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十三五期间,将积极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强化节能环保标准约束,严格行业规范、准入管理和节能审查,对电力、钢铁、建材、有色、化工、石油石化、船舶、煤炭、印染、造纸、制革、染料、焦化、电镀等行业中,环保、能耗、安全等不达标或生产、使用淘汰类产品的企业和产能,要依法依规有序退出。

据招股书,随着产业升级,国家政策收紧和安全环保监管日益趋严,将大幅增加染料企业的生产成本。

2016-2018年,日兴生物环保投入分别为2,016.31万元、3,495.99万元、3,074.36万元;安全生产支出分别为374.99万元、343.4股票可以几个涨停板3万元、516.07万元;安全和环保合计投入分别为2,391.3万元、3,839.42万元、3,590.43万元。

2016-2018年,日兴生物的净利润分别为5124.17万元、4921.7万元、8941.78万元。安全和环保合计投入金额占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46.67%、78.01%、40.15%。

对此,日兴生物表示,若相关环保标准提高,公司将进一步加大环保方面的投入,若增加的环保支出如不能及时转移至产品定价中,则会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

在国家政策收紧和安全环保监管日益趋严的情况下,生产成本攀升问题有待解决,而对于日兴生物而言,其下游行业发展放缓问题亦不容小觑。

据招股书,日兴生物处于染料行业,染料行业的下游为印染行业,终端消费领域为纺织服装行业,纺织行业和印染行业对染料的需求占到染料需求总量的绝大部分。

据中国纺织机械协会发布的《2018年纺织机械行业经济运行报告》,2018 年,规模以上印染企业印染布产量 490.69 亿米,同比增加 2.63%,增速较 2017年下降2.12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印染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833.13亿元,同比增加2.98%,增速较去年回落 2.67 个百分点。

据国家统计联网直报门户数据,关于《2018年中国纺织行业经济运行报告及2019年趋势展望》,2018年,中国3.7万户规模以上纺织企业累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3,703.5亿元,同比增长2.9%,增速较上年放缓1.3个百分点。2019年,我国纺织行业面临的国内外市场环境复杂严峻,需求增长有放缓趋势,纺织行业运行压力将较2018年有所加大,预期2019年我国纺织服装行业主要运行指标增速将较2018年有所回落。

从重点发展方向的“换靶”,到下游市场增长放缓,在这种情况下,日兴生物新“押注”的化工类产品暴露出的问题或是冰山一角,其持续盈利能力或堪忧。

独立董事身兼7职 “精力有限”或难勤勉尽责

除了环保政策收紧、下游市场增长放缓以外,日兴生物独立董事徐志坚身兼7职,或难勤勉尽责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徐志坚为日兴生物的独立董事,任职时间为2019年2月12日至2020年3月7日。

同时,徐志坚也在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洋河股份”)、南京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港”)、国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睿科技”)、江苏美思德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思德”)合计4家上市公司担任独立董事。

据同花顺iFinD数据,徐志坚在洋河股份任职期限为2015年2月10日至2021年1月28日;在南京港任职期限为2016年3月30日至2020年1月22日;在国睿科技任职期限为2017年5月12日至2021年10月29日;在美思德任职期限为2015年12月4日至2021年5月16日。

与此同时,徐志坚现担任南京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系主任、南京通泽成和财务咨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南京德易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据证监发[2001]102号文件,《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独立董事原则上最多在5家上市公司兼任独立董事,并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

值得注意的是,徐志坚曾存在缺席洋河股份董事会及股东大会的情形,5次以“通讯方式”参与国睿科技2018年召开的9次董事会。

据洋河股份独立董事2018年度诉职报告,2018年,徐志坚应参加董事会次数6次,其中徐志坚亲自出席5次,委托出席1次。

据洋河股份独立董事2015年度诉职报告,2015年,徐志坚因公务出差,未能出席股东大会。

据国睿科技2018年独立董事诉职报告,2018年,徐志坚应参加董事黑金属股票会次数9次,徐志坚亲自出席9次,但其中5次是以通讯方式参加。

上述现象意味着,徐志坚或因“精力有限”,而无法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对于日兴生物而言,徐志坚能否确保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效地履行独立董事的职责,当好“守门人”角色呢?不得而知。

上述种种问题,或为日兴生物冲击资本市场之路的“绊脚石”。日兴生物能否成功登陆上岸,仍待市场检验,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也将继续保持关注。

本文源自金证研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