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线崩盘!湖南地区股票阿根廷股债汇惨跌,潘帕斯雄鹰为何陨落?

氿雾 氿雾 08月14日 03:07

当地时间周一,阿根廷股市、债市和货币比索的行情全线崩盘,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成为了新的暴风眼。

稍早些时候的总统大选初选当中,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和前总统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andez)的搭档大获全胜,大幅度领先于现任总统马克里(Mauricio Macri)。

这一与此前预期大相径庭的结果意味着,费尔南德斯组合很可能在10月最终大选当中胜出,而届时阿根廷政府的财政和经济政策很可能又会发生戏剧性的转变,马克里总统与国际货币基金(IMF)达成的协议也可能受到威胁,甚至阿根廷再度上演债务违约也不是不可能的,市场有如此剧烈的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

事实就是,阿根廷已经成为全球金融链条上高度敏感而脆弱的一环。近年的世界金融历史当中,凡是提到阿根廷的章节,总是会看到经济停滞、通货膨胀、货币危机、债务违约等各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字眼。

单单是债务违约,这个拉美国家在新世纪就上演过两次,分别在2001年和2014年,而第三次是否已经近在咫尺正是大家热议的话题。

至于货币危机更是家常便饭,2018年才刚刚经历一波。正是在2018年比索危机之后,阿根廷与IMF达成了571亿美元的救援贷款协议,而这一额度刷新IMF历史的协议,同时也在财政政策等方面对阿根廷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并设定了分阶段目标,而一旦新政府上台,协议是否能够继续推行下去,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今日已经沦为国际金融重大乱源的阿根廷,其实也有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速领跑全球,几乎晋身第一世界的日子。

那么,曾经展翅翱翔的潘帕斯雄鹰是如何陷入今天这样粮食不能自给,贫困率高达30%,经济近十年停滞的泥潭的呢?Cayman Financial Review以专文做了回顾。

当西班牙殖民者来到这片现在被称为阿根廷的土地上时,他们最初并没有发现什么感兴趣的目标。与秘鲁或者墨西哥等地不同,潘帕斯草原缺乏黄金和白银等矿产,当地原住民也更加难以征服。

阿根廷西北部地区在殖民时代得到了更加充分的开发,因为这里被当作了以各种商品支援金银产区上秘鲁的基地。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潘帕斯则开发程度较低,最主要的经济活动只有皮革生产。

1808年,拿破仑征服西班牙,将自己的哥哥扶上了西班牙王位。1810年,布宜诺斯艾利斯当地人认为,总督已经不能再代表西班牙国王,革命迅速爆发和蔓延开来。西班牙在当地驻军数量太少,根本组织不起来像样的抵抗。

独立战争后,拉普拉塔总督区的每一个省份实质上都进入了自治状态,其中一些如乌拉圭和巴拉圭等都选择了完全彻底的独立。一段时间内,当地进入了内战和暴力的时代,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最终,所有余下的省份,除开布宜诺斯艾利斯之外,都加入了一个邦联。

1861年,帕翁战役后,布宜诺斯艾利斯也最终和邦联达成统一。阿根廷进入和平时代,建立了中央政府。不过,当地经济依然高度不发达,许多地方还是人迹罕至。

1880年到1913年,这个新生的国家进入了一段黄金时代。阿根廷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发展了国家,引来了移民,并将自身整合到了全球经济体系当中。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创造了繁荣,大量欧洲移民涌入,主要是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同时也有一些德国人、英国人和法国人。

他们当时的主要政策包括:

——与英国合作:阿根廷出口粮食和牲畜,进口制造品。

——资本自由流通:大量英国企业,以及相对较少的法国和德国企业都开始在该国投资,他们带来了铁路、港口、电报、自来水、电和煤气。

——授予土地:阿根廷地广人稀,征服鼓励欧洲移民去开发土地,生产用于出口的农牧产品。

农产品出口是当时整个阿根廷经济模式的根基。到1888年,阿根廷已经成为了全球第六大粮食出口国,而到1907年,排名更前进至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沙皇俄国。那段时期里,征服的规模依然相对较小,公共支出从未超过GDP的9%。

不管是移民还是来做生意的外国人,在当地都享有彻底的自由。通货膨胀始终温和,为稳健发展奠定了基础,吸引来了更多的资本和移民。文盲在总人口当中的比例从78%降低到了35%,铁路总里程数从4000英里增加到20000英里,国家的人口翻了一番,粮食年出口从38.9万吨猛增到529.4万吨。

这段黄金时代结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国际商务链条被打破,阿根廷这样的出口导向型经济体都大受影响。当时,由于来自欧洲的制造品货源再也无法保证,阿根廷的轻工业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发展。

那段日子里,GDP收缩了,失业率上涨了,联邦政府也出现了财政赤字。好在,阿根廷在战争当中还是保持了中立,尽管他们的一些商业船只也被德国的U型潜艇击沉了。

战争结束后,阿根廷恢复了出口农产浅谈股票的突破买入法品,进口制造品的经济政策,然而,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战胜国纷纷实施了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使得贸易成本大幅提升,困难大幅增加。

不过即便如此,阿根廷的经济还是重新走上了增长道路。从1920年到1929年,阿根廷的人均GDP增速达到了1.75%,甚至还高过美国的1.22%。

1929年,金融危机爆发,虽然对阿根廷造成的打击不及一战,但依然导致了不小的损害。危机的最直接后果之一,就是当时的总统伊里戈延(Hipolito Yrigoyen)被军事政变推翻,长达五十年的军人干政时代就此拉开大幕,军人深度干预政治,只要他们对哪位总统感到不满,就随时可以予以推翻,将权力夺到自己手中。

在国际贸易受到诸多限制的情况下,为了替代进口,阿根廷在1930年代持续推动工业化进程。也正是在那段时间当中,政府理应在经济当中扮演一个更重要、更活跃角色的看法逐渐成为了主流理念。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发展工业所需的资本和机器来路被切断。1943年,阿根廷爆发第二次军事政变。不过,和当初一样,阿根廷依然没有卷入世界大战。新政府的最引人注目之处,就是一批年轻的官员崛起了。

庇隆(Juan Peron)出掌劳工部,很快就在工会和工人当中声名鹊起。最终,因为与军方的实权者理念有差,庇隆1945年被投入监狱。然而,短短五天后,在全国性的大规模抗议下,当局就不得不释放庇隆,提前举行大选。

庇隆在1946年的大选当中胜出,政府介入经济成为了新政府的主要政策。在庇隆任内,一系列私有企业都变成了联邦政府的财产,尤其是电话、自来水、煤气等公共服务领域,以及航空和铁路等交通运输领域。其他政策还包括从资本家到劳动者、从农场主到产业工人的财富再分配。庇隆的目标是将阿根廷从一个农业为主的经济体转化为出口加工业导向型的模式。

这个新时代里,负责监管和引导各个不同行业和经济要素的力量从市场变成了政府。价格控制人为压低了一些特定商品的价格,同时还出台了房租管控,以及年底双薪等措施。财政支出从GDP的16%增加到29%。货币供应从1946年到1945年膨胀了250%,导致国家出现了史无前例的通货膨胀。

为了获取资金,支持雄心勃勃的政府干预经济计划,庇隆建立了阿根廷贸易促进协会(IAPI),政府成为了唯一有权向国际市场销售阿根廷农产品的中介。想要出口自己农产品的农场主只能先将这些商品卖给IAPI,从后者那里得到据说可以让他们免于通货膨胀和物价波动的“保护价格”。

接下来,IAPI再转手将这些商品卖到国际市场上,获取巨额利润。诞生最初的岁月当中,IAPI为政府创造了大量收入。

可是不久后,伴随国际农产品价格下跌和国内贪腐的日益严重,IAPI获取的收入就变得难以弥补资金缺口了。

到了1949年,庇隆主义模式陷入了深度危机——由于连续数次严重旱灾的侵袭,农产品出口大幅度减少。出口剧减直接导致了进口相应剧减,而庇隆主义政府所大力发展的轻工业,又是严重依赖机器设备进口的。

工资增长的速度开始被通货膨胀越辰欣药业股票股吧甩越远,价格控制导致私营部门投资大幅度缩水,而政府投资根本填不上留下的巨大口子。

到了1952年,虽然庇隆获选连任,但是经济计划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事实上,在庇隆任内,经济危机时期的持续时间已经和繁荣时期不相上下。政府将一些行业向私营部门投资开放,制定了新的推动农产品增产的政策,试图通过冻结薪资来遏制通货膨胀,并削减了财政支出来控制赤字。

计划取得了部分成功:通胀增压力减轻了,GDP和农业出口重归增长轨道。然而,到了1955年,庇隆彻底失去了阿根廷两大政治势力军队和天主教会的支持,不久后就在军事政变当中被推翻了。

庇隆主义体制在阿根廷前后只持续了大约十年,但是,那做牛肉的股票却是这个国家历史上一个决定性的时期。当时,整个经济政策都发生了激进的改变,而工会获得了巨大的权力。

庇隆还给予了国民各种法定的权利,将政府的角色从和平保卫者和司法行政者转变为了赞助者和基本需求提供者。这就造成了一个规模庞大人浮于事的政府,而为了获取资金来支持各种效率低下却成本高昂的社会计划,税负被提升到难以忍受的水平。

这一新角色同时也使得政府深度介入了许多关键行业,而这些行业历来都以服务低于平均水准却价格高企而闻名。过度监管成为了大多数经济活动当中的常态。宏观经济层面的扭曲造就了一个无法以合理价格生产合格品质产品的工业。

这一切的后果是灾难性的:阿根廷曾经是个繁荣富裕的国家,生活在其他所有拉美人羡慕的目光中,一只手几乎已经触摸到了第一世界的边缘,但是现在,4000万国民吃饱饭都成问题,3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连追赶智利等邻国的经济表现都很吃力。

现任总统马克里也没有进行任何急需的改革,比如削弱工会的权力,减少财政支出,改造退休金系统,修补税务法规漏洞等。他试图从宏观层面逐渐改善经济的不均衡,但具体做法却造成了更严重的通货膨胀,更高的失业率,更重的税负,以及阿根廷比索的更大幅度贬值。

事实是,马克里政府的财政支出不减反增,进一步恶化了赤字局面。为了弥补赤字缺口,他们只能诉诸发行外债和增加货币基础。现在,阿根廷已经陷入了长期经济停滞,自2012年以来就没有任何增长可言。

不过,虽然支持率很低,而且已经因为缺乏认真改革的勇气而声名狼藉,但是马克里还是做出了争取连任的决定,而前总统基什内尔和其支持的费尔南德斯就成为了他最大的拦路虎。

阿根廷陨落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庇隆主义体制下所做的那些改变。1950年代之后,阿根廷因为过度重视工业化而失去了农业方面的竞争优势,但是他们的工业实质上又无法与其他国家竞争。

与此同时,历届政府又都对经济进行了过多的干预,导致市场严重扭曲,造成了恶性通货膨胀、贪腐横行、增长迟缓,以及外债和税负水平严重阻碍经济发展的局面。

相关阅读